路透北京12月4日 - 中国银保监会周五晚间首次发布影子银行报告称,中国影子银行的野蛮生长得到根本遏制,风险水平也由发散转为收敛;但影子银行不会消失,将和传统金融体系长期共存,部分高风险影子银行可能借不当创新卷土重来;银保监会将健全统计监测、严防反弹回潮。

银保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该报告并对广义影子银行和狭义影子银行做了划分。

其中,广义影子银行主要包括:银行同业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委托贷款、资金信托、信托贷款、银行理财、非股票公募基金、证券业资管、保险资管、资产证券化、非股权私募基金、网络借贷P2P机构、融资租赁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提供的贷款,商业保理公司保理、融资担保公司在保业务、非持牌机构发放的消费贷款、地方交易所提供的债权融资计划和结构化融资产品。

ADVERTISEMENT

由于没有非持牌机构发放的消费贷款、地方交易所提供的债权融资计划和结构化融资产品的统计数据,在计算中国影子银行规模时,暂不包括这几类产品。

而在广义影子银行中,同业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同业理财和投向非标债权及资管的银行理财、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网络借贷P2P贷款和非股权私募基金的影子银行特征更为明显,风险程度更突出,属于高风险的狭义影子银行范畴。

报告披露,截至2019年底,中国广义影子银行规模为84.80万亿元人民币,占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86%,相当于同期银行业总资产的29%;狭义影子银行规模为39.14万亿元,占广义影子银行的46.2%,较历史峰值下降11.87万亿元。

**“银行的影子”具有五大特点**

报告显示,与其他经济体相比,中国的影子银行呈现出五方面特点。

一是以银行为核心,表现为“银行的影子”。从负债端看,银行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影子银行资金的主要提供方;发达经济体的影子银行以共同基金、货币市场基金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为核心,资金较少直接来源于银行体系。

ADVERTISEMENT

二是以监管套利为主要目的,违法违规现象较为普遍。各类机构利用监管制度不完善和监管标准不统一游离于监管边缘,在所谓的“灰色地带”大肆从事监管套利活动。另外,还存在大量“无证驾驶”,形成了“全民办金融”的小环境。

三是存在刚性兑付或具有刚性兑付预期。多数产品承诺保本或保最低收益。有的还与投资人签订“抽屉协议”,承诺刚性兑付。有的在产品销售过程中隐藏风险,夸大收益,不及时充分披露信息,造成“买者自负”难以真正落实。

四是收取通道费用的盈利模式较为普遍。发达经济体影子银行主要是交易型模式,借助回购、卖空、做市等工具赚取利差收益。中国影子银行产品大多是认购持有到期,流动性低,以量取胜,拼市场份额。赚取通导管理费是盈利的主要来源。

五是以类贷款为主,信用风险突出。发达经济体影子银行投资范围广泛,以标准化资产为主,信用违约风险较低。而中国影子银行绝大部分是银行贷款的替代,但客户评级标准显著低于贷款客户,无论是融资来源还是资金投向都承担直接的信用风险,且风险大于银行贷款。

报告称,影子银行存在不断推高杠杆水平、助长脱实向虚、严重掩饰资产质量真实性、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向激励、危及社会稳定等问题与危害。

**将严防反弹回潮,建立风险隔离**

ADVERTISEMENT

报告指出,过去几年里,中国已采取严厉整治市场乱象、规范对交叉金融监管、坚决拆解非法金融集团、严肃追责问责、全面弥补监管制度短板等措施。相应地,影子银行野蛮生长得到根本遏制,违法违规活动大幅下降,市场秩序得到修复,风险水平由发散转为收敛。

2020年上半年,信托金融同业通道业务较2017年的历史峰值下降5.3万亿元。同期证券业资管规模下降幅度超过45%,基金子公司通道产品仅2018年一年就减少了1.55万亿元。影子银行集中加杠杆得到压缩,商业银行自营债券逆回购交易杠杆比率由2017年之前的40%以上降至30%以下。

截至上半年,实际运营的网络借贷P2P机构由高峰时期约5,000家压降至29家,目前已完全归零。借贷规模、参与人数连续下降,一些高风险机构被精准拆解。

报告称,2017年之前,国际组织和市场机构普遍认为中国影子银行是一颗“原子弹”,一旦引爆,将从根本上动摇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2017年之后,国际评价出现了彻底转变,对中国影子银行治理取得的显著成效予以充分肯定,认为不仅确保了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也成为全球影子银行规模下降的主要推动力。

报告还表示,中国影子银行积累时间长,存量风险较大,相当多金融机构仍然存在规模情结,各类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没有被真正打破,“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尚未真正建立,部分高风险影子银行可能借不当创新卷土重来。

监管方面,将健全统计监测,及时动态掌握影子银行规模、种类,特别是风险演进路径和风险水平变化情况;严防反弹回潮,聚焦突出问题和风险点,对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设立“禁区”,严禁多层嵌套投资、资金空转、脱实向虚,结构复杂产品和业务死灰复燃,以及假创新和伪创新行为等。

ADVERTISEMENT

此外,将建立风险隔离,重点是厘清公募产品与私募产品、表内业务与表外业务、委托业务与自营业务的边界,建立相应的防火墙,严防风险相互传染、相互交织、相互掩饰。

同时完善监管制度,一是不留监管空白和盲区,把所有影子银行活动纳入监管;二是统一同类机构和产品的监管标准,减少资金空转式的套利;三是完善影子银行的风险分类、风险权重、资本拨备计提等标准。(完)

欲览报告全文,请点击:here

(发稿 黄斌;审校 张喜良)